Welcome to 主 持: 高莉  

 高莉    发表于:2007/5/17 | 阅读次数:58088

播出日期:2007年5月9日

矜持让我错失了一生的真爱

    和他的相识,始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。

    她的好朋友琼嫁给了他的朋友宏。那一天,当她去看望这对新婚夫妇时,他和宏正在楼下网场打球。她对运动天生有一份喜爱和热情,于是换上了琼的运动装,兴冲冲跑下去加入他们的行列。     

    他身材颀长,身穿宝蓝色T恤和白色的球裤,显得极其俊秀挺拔。他们的网球打得很好。看着那近乎专业的球技,她倒吸了一口气,顿时为自己刚刚班门弄斧的欲望很后悔,转身就往回跑。可是宏已看见了她,在后面喊她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她收住了脚,硬着头皮走下球场,宏把球拍塞给她,眼神中有丝丝鼓励的光彩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 他尽量把每一个球打在利于她接的点上,对她打飞的球也尽力跑去接上。她有一种和教练打球的感觉。勉强打了一会,她就退了下来。她想他一定觉得很没劲,她为自己羞愧不已。     

    吃饭的时候,当她和琼兴致勃勃旁若无人地讨论墙上新挂的字画时,宏忽然抬头看看她,回头对他说:“你还名花无主是吗?我把这位小姐介绍给你如何?”   

    他依然微笑地看了她一眼,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顿时住口,收起笑容,涨红了脸。虽然平时她高兴起来可以很活跃很坦然,但是内心深处,她既纤弱又自卑。她不是漂亮可爱的女孩子,她太平凡了。她认定他的沉默已经是对她最大的礼貌和尊重。她埋头快速吃完饭,就告辞了。     

    一个星期后,她接到他的电话,他邀请她周末一起打网球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过了很久才“哦” 了一声。     

    他以为她已经答应,便说“到时见” 后收了线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琼抓来“痛骂”一番。怎么还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了他呢?而他一定是出于礼貌才不得不约她一次的!一定是的!她迫不及待地给琼拨了电话。号码拨了一半,忽然一线灵光掠过她的脑海,她记起了那天他和她聊天的时候,他们曾交换过彼此的名片。    

    她抓过提包,层层翻遍后,终于在袋角找到那张已有点折皱的纸片,上面写着“经济硕士” 和“副总经理”, 她在心里对自己摇摇头。 
 

    犹豫再三,她还是赴约了。她对自己说既然有这么好的教练自愿教她打球,何必拒绝呢?不去白不去。     

    从此以后,这成了他们之间的默契。他会在每个周末的下午给她打电话,告诉她打球的时间地点。他们一起打球、聊天,有时一起吃饭,就像一对老朋友。在他的耐心指导下,她的网球技术一天天提高。和他对打,她已经不再需要心惊胆颤,羞愧万分了。     

    两个月后,在那个固定的时间里,她没有等到他的电话。那一整天她都心神不宁郁郁寡欢。她一直坐在电话机旁,每次电话响起,她心中都会腾地升起模糊的希望,但当她拿起话筒时,却不是他的声音。     

    夜已经很深了,她依旧靠着坐在沙发里。膝上的书已经摆了很久很久,一页也没有翻过去。书面上放着那张名片,那上面很清楚地印着他的固定电话、CALL机和手提电话的号码。每一个号码她都能随口背出,却始终没有勇气伸手拨动那些号码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很不在乎。从他们交往的第一天开始,她就对自己说总有一天这一切会结束的。她是一只丑小鸭,不是白雪公主。她从来不探究他对她的看法,也不分析自己对他的感觉。她怕受到伤害,以为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很好了,但现在当这一切真的结束的时候,何以会如此心伤?     

    她等待了两个星期,他不再有一丝消息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把网球拍收了起来,和朋友出去玩了几天。她害怕一个人静静,她变得不敢面对自己了。     

    岁月顺流而过,她以淡忘的方式治疗了一切的创伤。     

    一天,琼和她聊天的时候突然说到他。琼说:“他已经结婚了。娶了一个富家女,和他挺般配。”她笑着点点头。     

    那天晚上,她关闭了房间所有的门窗,在震耳的迪斯科音乐中看小说至深夜,把自己搞的很累很累以后,和衣睡了过去。她不给自己回忆的时间,她知道自己承受不起。     

    一年之后,琼生了一个胖儿子,孩子满月时请她参加庆祝晚会。于是她和他相遇了,他几乎没有变化,依旧那么高大挺拔,脸上挂着祥和的笑容。见了她,好像什么事情也未曾发生过。她淡淡一笑,走开了。     

    从琼的家里出来,她向公共汽车站走去。月光朦胧地洒在大地上,空气中洋溢着桂花清香。她抬头看天幕,这时有人在后面叫她。她回过头去,是他。她的心里涌出万分复杂的感觉。最后,她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摆出大方而无所谓的态度,“有事吗?”她问他。     

    他看着她,一时无语,失去了那与生俱来的安稳沉静,他竟然有些无措。过了好一会方才开口,“我送你。”     

   “多谢,不用了。”  她转身要走 。   

    他急急跨前拦住她,“我后来……出了车祸。” 他冲口而出。     

    她一震,猛地抬头。

   “我出了车祸,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。”他说,“所以没再约你打球。”     

   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    

    他笑容中的苍凉加深了,“我以为,你对我的出现与消失毫不在意。如果你有一点点在意,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,那么我会告诉你我需要你的照顾。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,等了整整一个月……” 

 
相关评论
 
 
发表评论
登录名: 密码: 匿名发表
内    容:
    如果您还不是阳光网会员 欢迎注册

推荐给好友】【关闭窗口